南充信息网
科技
当前位置:首页 > 科技

【江南小说】酒祸

发布时间:2019-09-14 07:34:25 编辑:笔名
连着三年的清明,我都去看他,谁叫他曾是我的诗友。
从坟地回来,我刚一坐下,裤腰处一阵蠕动,我用手去搜寻,“妈呀!”我抓出一个冰凉的软软的东西,那东西在我手中挣扎着,我随手把它扔向墙角,定眼一看,是一只四脚蛇,它朝我翻了几下眼睛,钻进墙角的鼠洞溜走了,我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我刚要去打开窗子,见写字台上放着一封信,信封是黑的,像一片黑色的乌鸦翅膀,上面用白字写着我的名字。那个邮票奇怪得很,我集邮十多年来从没见过,那是一方小小的白布头,上面印着一个暗红色的指纹,布头的右上角用黑色的炭灰写着一个8字,8字的两个圈是凸起的,我仔细一看,竟是四脚蛇的眼睛。这封没有收寄人地址,贴着奇怪邮票的信是怎么寄来的,真是怪事。
在恐惧的好奇中,我拆开了信,信的内容竟像天书一样。
阿元:
我知道又快见你了,(可能是最后一面)俾德丽采前天寄来了我的通行证,瑶池有许多琼浆玉液,可惜我已经戒了。
去年冬天,我在墓室的墙壁上刮了些霜,和着我身下的腐土烂肉、鼠粪制了一粒丹,现寄给你,务于本月6日凌晨吞服,尔后重阅此信,百年后你将免受地狱之苦,俾德丽采会把你的通行证贴到你的星座之上。
阿悟

看了信的署名,我的心突然被巨大的恐惧之手握住,身上的汗毛像钢针一样钻出了衣服,怎么可能呢?阿悟已经死了三年了,我今天刚去看了他,还拔了一些坟头的荒草,但那字体分明是他的,我惊恐地抖动那封信,信是用烧纸写的,果然从里面倒出了一颗黑褐色的小丸…… 整整一个下午,我一直想着这封奇怪的信,好不容易熬到了掌灯,我一分一秒地数着时间,我怕阿悟说的凌晨,但又盼那凌晨快些来到…… 墙上紫檀色的木钟沉闷地敲了一下,随着那钟声,木钟七零八落地解体了,我知道那个时刻到了。
我小心翼翼地拿出那丸药,那药在灯光下显得更黑,散发着一股腐肉的气味,我一阵恶心。对阿悟的话,我一直十分相信,虽然他已作古,但他在冥冥中写的信分明是一种暗示,我决定服下那丸药。
我打开一瓶啤酒一闭眼把那药吞了下去,又一口气把那瓶啤酒全倒进了肚里。不到半个时辰,药力发作,我只觉得周身发热,继而呕吐不止,那滋味绝不亚于醉酒。这些年,公款的酒,朋友的酒,还有一些附庸风雅的老板和官员请我们这些所谓文人喝的酒简直就如“黄河之水天上来”一般。随之而来的是肚皮越来越大,酒量越来越高,没有20瓶啤酒我是不会醉到吐的程度。吐了三次后,我又拿出阿悟的信,真是奇事,信的右下角魔术般的显露出几行小字,奇妙的程度不亚于刘谦的表演,信的内容就像阿悟的朦胧诗。
“药力之神威,切腹不知痛。水为净,濯肠胃。洗三次离罪,晾三次始悟。离罪之脏器入腹后以膏泥和尿封之,七日可愈,不可再近酒色,切切。”
可能是受了冥冥中神灵的暗示,我开始做切腹的准备,我解开腰带,为了消毒,我用酒洗了一遍已经发福的肚皮,然后靠坐在躺椅上,那庄严的神情绝对不亚于日本作家三岛由纪夫自杀前的神态。我闭上眼睛,咬紧牙关,真是奇事,锋利的蓝吉列刀片切下去竟无半点痛感,于是我大刀阔斧地切了起来,没想到肚皮竟像拉链一样拉开了,不知是刀小还是脂肪太厚的原因,一寸深的刀口居然全是白花花的肥肉,我索性拿过牛耳尖刀用力割了进去,随着扑的一声,内脏全露了出来,切口竟然没有一滴血,流出来的是一种透明的液体,我接了半盆那液体低头一闻,全是他妈的酒。我轻轻地把肠胃、肝、肾等一切腹腔中的器官全都摘出来放在盆里,然后用胶布暂时把切开的肚皮粘上。盆里那一大堆内脏热乎乎地蠕动着,发着一种掺杂着酒味的臭哄哄令人作呕的气味。说也怪,这堆东西拿出后,顿觉身轻如燕,往日大腹便便的样子荡然无存。
依据阿悟的话,我按过去洗猪肠的办法找来盐和碱双手使劲的搓洗那肥嘟嘟的大肠,我开始真正理解了“脑满肠肥”一词的含义,开始痛恨那些所谓的大款、精英、官员以及所有的既得利益者。我也终于明白了“驴粪蛋发烧”和国人糖尿病高发的真正原因。那白花花的油,那满屋的酒味搞得我头晕脑胀。从厨房倒水回来一看,阿黄(我养的一只小狗)迷糊糊地趴在墙角,头无力地耷拉着,嘴里还露着一截我的小肠,我赶紧跑了过去,阿黄这畜生因吃下那肠,已经醉了,我用力撬开阿黄的嘴,使劲拽出被阿黄吞咽下的小肠,然后用清水洗净,用针缝住了几个牙痕。我又用刀切开了胃,胃里的情景更使我大吃一惊,十多只蛤蟆和几只大虾全在营养丰富的胃液里休闲地游着,那胃液暗红色,稠绸的,散发着酒香,那虾和蛤蟆比吃下去时肥了许多,其中一只大个的蛤蟆朝我神秘地笑了一下,我一赌气把这些寄生虫全倒进了下水道。
我把洗好的内脏晾在阳台的铁丝上,一大群绿豆蝇像轰炸机群发现目标一样“轰”的一下围了上来,我赶紧关上窗子,把疲惫的身子抛向席梦思,刚闭上眼睛,耳际突然传来一声紧似一声的救护车喇叭声,接着楼梯上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和敲门声,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赶紧跳下床跑出门,我楼下的老张红着眼睛晃悠悠地从楼下向我走来,他打着酒嗝对我支吾着:“阿……阿元,老酒友,下来,下……下水道全是……全是酒。”我推开老张赶紧跑下楼一看,我楼下的三家从老到小全都酒精中毒,穿白大褂的人幽灵一般跑上跑下,我堵住了一个女护士问 :“发生了什么事?”女护士满脸淌着汗说:“也不知道那个缺德鬼,从楼上下水道倒了十几盆酒精,气体一挥发,这不,全中毒了。”听了她的话,我险些坐到楼梯上……
晚间,电视新闻报道了这件奇闻,并直播了医院抢救的实况,播音员最后说:“本市的一批医学博士和酒类专家现已云集医院,此案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外面下起了雨,我猛然想起了那些东西,来不及穿上外衣赶紧从阳台铁丝上扯回了那些肠胃下水。
坐在沙发上,边喝水边看电视,没想到那水全从肚皮的裂缝中流了出来,我看见那个女播音员朝我挤了挤眼睛,我狠狠地骂了一句:“这该死的酒祸。”墙角的鼠洞处有两个绿豆大的亮点,我一看,那四脚蛇正对着我笑呢。

共 2 8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把对现实的反映巧妙地融进了传奇故事中,运用夸张的手法,怪诞的想象,给予了现实以深刻的揭露和讽刺。【情节的“奇”】“我”去祭奠死了三年的好友回到家,竟然在家看到了这个死了三年的好友的信。好友的信里竟然有坟墓墙壁上的霜、腐土烂肉、鼠粪制的一粒丹,好友要我吞下这里丹。我就着啤酒吞下了丹,我竟然吐了。我按着老友信的提示,竟然开场剖肚起来,我把所有的内脏都拿出来清洗。我的肠胃里倒出了太多的酒味浓烈的东西,我肠胃里的虾等竟然更肥了,我所在楼层的人都因为我倒在下水道里的东西而酒精中毒了。小说夸张奇特,看了让人捧腹。【深刻的现实揭露和讽刺】作家的高妙就在于,作家在夸张的故事里,处处在揭露讽刺现实。现实的大吃大喝,不是一个人在做,而是整个社会在做。作者把所有人的大吃大喝集中在主人公身上来表现。酒精中毒,写出了严重的程度;肠胃里的东西,揭露了不择手段的吃,揭露了“吃”的胆量——什么都敢吃。现实里,那些天天“吃”的,总是在猎奇着“吃”的新鲜——越野生越好,不管国家法律。同时,小说也在警戒醉生梦死者,总有一天,肠胃会被“吃”得没法清洗,总有一天会因为“酒”到坟墓里去给亲爱的人发信。漂亮的小说!推荐!【编辑:春雨阳光】【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2021707】
1 楼 文友: 2012-02-16 08: 8:11 一篇构思奇特新颖,讽刺揭露深刻的小说!漂亮! 语文教师
2 楼 文友: 2012-02-16 19:05:49 赞同1楼的观点。 1980年出生于一贫困家庭,喜欢写作,有作品发表于报刊和网络,并有作品获奖,憾无时间系统学习,愧无精品。
 楼 文友: 2012-02-17 08: 5: 谢谢阳光先生的精确点评。
4 楼 文友: 2012-07-25 00:5 :4 巴尔扎克说,小说是庄严的谎话。而我更在乎小说的细节描写并喜欢感受细节的魅力。宝宝健脾胃的药有哪些
一岁半宝宝流鼻血
什么药通经络活血化瘀
小孩子流鼻血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