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充信息网
娱乐
当前位置:首页 > 娱乐

神级潜行者 第四百四十九章 生死之间

发布时间:2019-09-25 23:03:23 编辑:笔名

神级潜行者 第四百四十九章 生死之间

第四百四十九章生死之间

“那该怎么办?让你出手,禁锢虚空。”

“不用,你口袋里面的那个小家伙就能够轻松做到了,本帝又岂会掉身份去亲力亲为。”

“额”于洋默默无语,立于同往十八层的大门前,于洋将太虚古龙释放出来。

“昂……”嘹亮的龙吟,笼罩整间房的盖世龙威,这仅仅是一条刚入五阶的真龙而已,于洋熟络的摸了摸它的头,“小家伙,去,封锁十八层的空间。”

“昂……”小家伙徐徐点头,龙身一转,直接冲破十七层的门户,一头撞进了其中。

“嗡”一层无形的空间波动,在小家伙步入其中的刹那,激荡起漫天涟漪,甫一瞬间,原本薄弱的空间壁障,因此而加固,破碎虚空,寻常一名巅峰的元皇境巅峰修士,都能够做到,然而,想要真正的撕裂空间,开辟一条空间通道,带人穿梭其中,却必须要化古境的强者才能做到。

而于洋如今的修为,已是步入元尊境,超凡境后期,足有媲美轮转五十轮之前的强者,若是加上一些底牌,甚至可以斩杀化古境的强者,然而,封锁虚空,也就成了他如今的底牌,这样,可以防止那些化古境的强者逃脱。

“有这一招,到时候回到大阵之中,就可以将天阴教的余下几名化古境强者全部斩杀了。”

于洋一步踏入第十八层空间。

原本意料之中密密麻麻,无数天阴教弟子的身影,早已是消失不见,只留下了几座茅屋。

小家伙盘踞于天穹之上,瞪大了一对龙眼,死死看着茅屋的门户,那里,有着让它忌惮的存在。

“你……便是一手毁了我天阴教十余万年根基的小子?”于洋落地的一刻,一道苍老的身影一步迈出,白发苍苍,身形佝偻,抬起头,却是一名慈眉善目的老妪。

“化古境?”于洋微微皱眉,天阴教还有着这个底气,自己如今已经是没了抗衡化古境的底牌了。

“老身在此坐关二十载,尚不知大荒域出了你这等天骄,竟然能够以一己之力,打上我天阴教,几乎,已是将我天阴教覆灭。”老妪的修为境界,显然已是超出了寻常化古境的范畴,甚至,已经是一步迈出那个极限,气势与剑宗的林丛,相差不多。

危险,虽然这老妪看似没有丝毫杀机,但于洋知道,自己此刻封锁空间,已经是断绝了自己任何的退路,一旦老妪发难,自己难逃一死。

“前辈说笑了,大荒域不过荒界八荒一域,放眼中域,年轻天骄层出不穷,圣子以上,晚辈在中域便是寻到不少,晚辈这点儿成就,倒是算不得什么。”

“大难临头,却是临危不乱,有几分胆色,但那又如何?你小子今日即便是巧舌如簧,也难逃一死,天阴教的覆灭,总要有人要来承担,你手中所犯的杀孽,也将由老身一人来终结。”老妪如影随形,在她眼中,于洋显然是一个狡猾的家伙,不知不觉之中,已然是退到通往十七层的入口。

“嘭”她屈指一点,于洋胸口一道血箭射出,身形爆退,浑身气势一黯,低迷了三分。

“受老身一记散元指,你还能凝聚七层的元气,已是相当不错了,寻常化古境修士,在老身这一指之下,保留的元气,最多不过六层,你的天赋太高,若是让你成长起来,后果不堪设想,还有你这一条真龙,没想到,上古之后,这世上竟然还有真龙,你且放心,它将成为我天阴教的护教圣兽,老身会替你照顾好的。”老妪继续抬手,准备一掌结果了于洋。

“婆婆,不要。”一声娇喝突然从入口处传来,老妪抬起的手掌微微迟疑,下一刻,一道身影,已是来到近前,化作颜玉卿那娇柔的容颜。

“妮子,你怎么来了?”老妪面上恢复几分和善的笑容,一招手,颜玉卿已是走到她的近前,投身她的怀抱之中。

“婆婆,您终于是出关了,您不知道,在您闭关的时候,宗主竟然是想要将我强行嫁给他的儿子韩良臣

神级潜行者  第四百四十九章 生死之间

。”颜玉卿嘤嘤啼哭,二十载不见老妪,显然是感情触动极深。

“什么,韩千山这个混蛋,竟然如此委屈老身孙女,妮子别怕,婆婆此番出关,自要找那混账理论一番。现在你先让开,这小子,毁我天阴教山门,杀我天阴教弟子,几乎灭尽我天阴教的根基,今日,婆婆要亲手将其斩杀,将其头颅送到列祖列宗面前,告慰先人亡灵。”

“婆婆不可。”颜玉卿闻声,直接就将老妪搂得更紧了。

“为何你要袒护这个小子?”老妪面色阴寒的转过身来,看向颜玉卿的目光中满是不解。

“你……你竟然已经失去了纯阴之体?”老妪仔细观详颜玉卿,突然双目露出杀意,死死看向于洋:“小子,是不是你,竟敢欺骗我天阴教圣女,夺了她的纯阴之体,今日,老身必要上追天穹,下穷碧落,亦要将你斩杀。”

“婆婆,我与夫君,是两情相悦。”颜玉卿面色苍白,她知道老妪的强势,断然不可能让一个外人夺走自己的纯阴之体。

“夫君?妮子,你怎的这般不知廉耻,还未成婚便是如此称呼这小子?”老妪更是盛怒。

“婆婆,于洋和我天阴教的恩怨,还要从与我相识开始说起,而最终仇杀一场,却是因为韩良臣那个畜生,他竟然……”颜玉卿为了化解老妪心中的杀意,竟然是将一切都托盘道出。

“韩良臣该杀,但这小子也不该打上我天阴教山门,将我天阴教弟子屠弑大半,几近灭亡我天阴教。”老妪面色稍微缓和,但仍是不改杀戮于洋之意。

“何人曾言天阴教已灭?”于洋笑道。

“竖子焉敢激我?”老妪以为于洋是在羞辱他,面色一变,当即就要推开颜玉卿,强行出手,而颜玉卿死命拦着老妪,更是转过身来,朝着于洋努力做几个眼色,让他暂时服软。

“前辈修为臻至圣境,一己之力,便可召集天阴教溃散的大半弟子回归,而且,有着长老堂林前辈在,天阴教也不算强者尽皆陨落,至于骨干的弟子,更会远超平时,上下齐心,天阴教何愁不能重建。”

“你的意思,你将天阴教覆灭,为的,便是让我天阴教新生?好狂妄的后生,之前老身尚还高看你几分,没想到,你竟然是如此狼子野心。”老妪怒道。

“今日,晚辈此来,并非为了覆灭天阴教,不过是为了掠过宝库,以报天阴教五大化古境强者围杀之恩,至于天阴教想要杀我,只怕是不敢。”于洋仍旧淡然。

“不敢?你不是说老身修为已然独步天下,老身为何不敢杀你?”老妪怒极反笑。

“前辈斩杀小子,自然是举手而为,但小子身后的师门长辈,却会为小子出手,到时候,一番苦战,即便是前辈能够逃出生机,但天阴教,却难以抵挡两家帝统仙门的强者围杀。”

“两家帝统仙门?你以为你是谁?大帝转生?还是神子下凡?”老妪眼中轻蔑更盛,年轻人,多几分傲气是好的,但不能过于狂妄无边。

“中域剑宗,可是帝统仙门?”于洋不卑不亢道。

“剑宗根基深厚,支脉遍布八荒各域,自然是帝统仙门。”老妪心中虽有不忿,但也只能答道。

“吾师尊,乃是剑宗人剑道传承者,剑宗三大传承序列之一,执掌四季圣剑,晚辈与如今已是突破化古境的青云剑林丛前辈亦是至交,不知,可否算是剑宗弟子?”于洋笑道。

“哼”老妪冷哼一声不答,但心中已是翻起惊涛骇浪,林丛在八荒各域的素有威名,如今持着极道圣兵突破那一步,同境界的剑修,老妪自然不敢小觑,而且,柳剑三乃是剑宗三大传承序列之一,随时可以招来一大剑主降临,剑宗的剑主,都是有着媲美亚圣的战力,只须一人,天阴教便只能坐以待毙。

“除此之外,晚辈在文昌书院待过一段时间。”于洋继续补充道

“大昌帝朝的文昌书院?”老妪眼中,已是多了几分警惕。

“晚辈侥幸上得后山,与书院四痴,交谈甚欢,添为棋道分院首座之下,第一讲师。”于洋倒也没有说谎,突破巨擘,待他回归中域,若是书院不将他驱赶出来,自然会有一个讲师的位置。

“老身将你斩杀之后,随便可以给你安上一万个意外身亡的借口。”老妪不服气道。

“世间之大,却也大不过道,晚辈手中有一剑道本源凝结的传讯符,只须双手轻轻一捏,剑宗便会知道晚辈陨落的消息,到时候,只怕天阴教,难以洗脱。”于洋看了一眼颜玉卿,示意她松开手。

“啪……啪……啪……”老妪不怒反笑,竟然是双手拍起了手来。

“好胆,敢在临死一刻,劝解老身之人,数千载以来,唯有你一人,不过,今日,你还是得死。”

阜新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阜新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阜新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阜新治疗宫颈炎方法
阜新治疗宫颈炎费用